前《非谈不可》节目制作人黄义忠今日揭露,Ntv7管理层向首相署和首相夫人罗斯玛的投诉压力下低头,自我审查时事清谈节目《非谈不可》,设下三不条件违反编辑自主,是导致他毅然辞职的原因。

“我认为《非谈不可》并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不应受到这样的“惩罚”和“限制”。有鉴于此,我才不愿妥协,遵循与执行公司命令。”

“种族主义和新闻自我审查,在我国50多年了,还不够吗?我们还能继续坐视不理,继续沉默、忍受和纵容 吗?”

黄义忠是在今早11点于隆雪华堂召开记者会,讲解呈辞原因及经过。

NONE他获得本身的父母(左图)、多位评论人包括陈亚才、唐南发、苏铭强及大约30多名新纪元学院学生出席记者会给予声援。黄义忠也是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兼职讲师。

身穿黑衣的新纪元学院媒体系学生在记者会尾声更集体起立,高举海报,高呼“在媒体自由这条路上,黄义忠你不会自己一个人走”、“反对政治干预,捍卫新闻自由”。

首相署转发匿名短讯做投诉


黄义忠透露,在《非谈不可》于吉隆坡(2月)和槟城(4月)造势活动节目播出,Ntv7管理层就接获两宗从首相署和首相夫人转发的投诉。

他指出,首先根据其上司,即ntv7华语新闻与时事组执行编辑陈文贵指出,吉隆坡造势活动在3月18日播出后,19日管理层就接获投诉。

该投诉是首相署转发他人的一则手机简讯,内容如下:

 “Mereka memperlekehkan KPI dan polisi BN. Memperlekehkan 1 Malaysia. Mencabar PM agar rombak besar-besaran BTN.(Biro Tata Negara). Mempertikaikan (disagree) tindakan Dato Nasir Safar sedangkan Dato Nasir telah berani meletakkan jawatan. Kor Ming dengan bangganya membangkitkan isu pemberian tanah kepada orang ramai di Perak. Wee Ka Siong gagal pertahankan isu MCA apa lagi nak pertahankan polisi UMNo dan BN. Ketua Pemuda MCA set markah 75 kepada PM dalam usaha KPI. Ada usul telus FDI dengan kurangkan kos operasi. Ada usul penilaian KPI oleh rakyat ketua jabatan sahaja.Yang sangat bahaya, dia orang minta kebebasan bersuara bermulan dengan sesi debat tadi. Makna tiada siasatan perlu dibuat, cara mereka bercakap dan membiarkan penonton bertanya soalan seolah-olah kerajaan kita ini terlalu teruk. Apa lagi cina-cina nie nak, mereka lagi kaya dari Melayu. Saya cadang kita perang jer dengan cina-cina nie…Melaru kepada semua ahli-ahli parlimen Melayu/ UMNo/MT dan semua pemimpin UMNO, wake up…mereka semakin biadap.”

“首相夫人投诉槟城造势活动”

NONE黄义忠说明,第二次的投诉则来自首相夫人罗斯玛;其上司陈文贵,在4月16日直接告诉他,首相夫人曾投诉《非谈不可》的节目。

“文贵还说:‘你知道吗?首相夫人星期一还投诉你们槟城的造势活动,还投诉到华盛顿去……所以我希望你们换题目。’”

经过他查明,“才知道原来是首相夫人接获他人的投诉,然后转发投诉给我们公司高层”。

 

《非谈不可》两次走出录影棚举办辩论会造势活动,其第一场辩论在2月8日举行,成功邀请到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及 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成为主讲人,激辩 “国阵 vs民联KPI大比拼,谁略胜一筹?”的课题。

第二场辩论会在4月8日槟城举办,邀得升旗 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和民政党总秘书邓章耀,针对“KPI大比拼:变天2周年,槟城越变越好?”的题目进行辩论。

禁政治、邀反对党和谈补选


黄义忠说明,在接获投诉后,Ntv7管理层在没有展开全面和公平的调查,就对《非谈不可》的嘉宾人选和讨论议题,接续设下诸多不合理的限制。

这些限制包括:(1)不准讨论政治课题;(2)不准邀请反对党人士上节目,包括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潘检伟上节目讨论新经济模式;和(3)不准讨论原定在4月22日的“乌雪补选”课题。

黄义忠认为,这三项限制缺乏理据,严重违反节目的编辑自主。公司对节目采取的限制,也是一种自我设限和审查,与新闻专业原则背道而驰,形同惩罚这个节目,严重打击制作团队的专业。

呼吁报警调查种族主义短讯

针对首相署投诉所依据的手机短讯,黄义忠认为,该短讯充满种族主义色彩,尤其最后一段的文字:“呼吁所有马来国会议员和巫统领袖起来,跟华人开战”。

他强调,既然该手机简讯是匿名的,内容无理取闹和充满种族主义,公司高层就不应该在还没有调查清楚前,就恫言可能要停播或录播这个节目,并叫他写解释信。

他也指出,他和节目主持李晓蕙曾经写解释信给高层,驳斥所有的指责,并要求公司高层针对该短讯报警,不过公司并没有接受他们的建议,反过来下令不准《非谈不可》谈论政治课题。

“我也在此慎重呼吁ntv7高层向首相署和首相夫人查明谁是投诉《非谈不可》的人士和身份,不要纵容他们,并应该立即报警,让警方展开全面调查,遏制外来势力干预新闻自主和种族主义分子的蔓延。”

义忠遭遇再次佐证媒体钳制

NONE代表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发言的苏铭强(左图左二)表示,恶势力钳制媒体的传闻已久有听闻,而这次黄义忠的辞职再次证明了这种令人遗憾的事情。

他更指出今天前来采访的报章记者也似乎寥寥无几,因此质疑是否又有“关照”的情况发生。

也是电视评论节目常客的陈亚才(上图左一)则表示,媒体自由是民主改革的重要元素,它提供了重要的对话空间,而这样的平台应该是公开、平等和百花齐放的,而不能有某方面独自垄断。

而他这次出来力挺黄义忠,就是要捍卫一种开放的对话空间。

评论人唐南(上图右一)认为,黄义忠的遭遇证明我国媒体自由在首相纳吉上台后,变得更加的狭小,因此他质疑纳吉德政治改革诚意。

他更断言,这种控制媒体,企图愚化媒体的做法,在现今的社会条件下已不可能成功。

媒体学生黑衣抗议政治干预

NONE新纪元学院媒体系学会今天更自发召集32名媒体系学生,身穿黑衣,集体出席记者会声援他们的老师黄义忠。

系学会长黄俊康在记者会念出一份题为“抗议政治干预媒体人操作,捍卫媒体人报到自由”的联署信。

“我们不能认同媒体作为社会公器,却要向当权者低头,使得编采线上的媒体工作者失去其独立自主。政治权力的干预与媒体资方的自我设限,只会把媒体沦为当权者的传声筒,丧失其监督政府、权力制衡的能力。”

11团体联署要媒体高层解释


此外,他也呼吁首要媒体中文顾问吴恒灿,和ntv7华语新闻与时事组执行编辑陈文贵针对这次事件“向大众给予合理的解释”。

这份联署函已获得11个团体的支持,它们包括:新纪元学院学生会、新纪元学院前进阵线、新纪元学院辩论社、博大前进阵线、北大前进阵线、理大前进阵线、国大独立大专学运组织(KAMI)、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马大华文学会和新纪元学院戏剧与影像系。

随后在3点半左右,记者曾拨电话企图访问吴恒灿,不过后者并没有接听电话。

 

 

這次事件,讓我覺得黃義忠老師所作的選擇是對的,他這種精神,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像他一樣,爲了媒體新聞的自主權而犧牲了自己,從老師的教誨中,我也知道其實他身在媒體那麽久了,能忍得都忍了,但這次政治的干預實在是太過分了,不僅扼殺了媒體的自主權,更限制了一個身為製作人的想法,抹煞了他們想做的事,就好比把一個人的夢想奪走,這是不可原諒也一定要防抗的。。。老師,我支持你。。。

創作者介紹

淡泊·偉明

小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